ちゆき_千厌

【转自微博】伏八同人BE 《莫弃我》 作者:___韭拾柒17

伏八同人文:莫弃我1-10

《莫弃我》

Chapter1

“猴子,再陪我一晚吧…”

“啧,分手晚宴都进行完了,我陪你做什么。”八田一时语塞,却静悄悄地移向某地,“嘭”地拉断了电闸,而后叫嚷“啊,猴子,房东说今晚停电,没想到是真的!”

伏见知道他是怕黑的,也许是祈愿什么发生,“那等会我走,就一会。”八田窃喜,却撞见冷如冰冻三尺的眸子。不该这样的漠然啊。

城市的盛夏,总引人一阵窒息,蝉鸣亦聒噪得似百兽吱叫,七月生的少年虽体能充沛,却也抵不住热浪,家里的空调、风扇都停了运转,少年索性脱下黑色背心,将头侧靠在身边人肩上,感受他微凉的鼻息。

“呐,蠢猴子,你一定离不开本大爷的…能不能…不,为什么…”告诉我这次分手是场海市蜃楼吧。身边人猛然站起,不再是恶意引起气氛的挑衅,而是倦怠轻蔑地止住对话“啧,总是不停地问来问去,你不累我还烦呢。还有,八咫鸦怎么谦卑到想用美色挽留一个叛徒了?!呵。”不得不说,八田美咲在街灯的映衬下,裸肤真似是美神的雕塑,欲讨人犯罪。

伏见绝情地走出门外,房间漆黑得令他想起过去时常舔舐孤独的习惯。“后会无期,八田。”

Chapter2

如此生疏地称呼少年是多年不曾有的,少年的世界又有东西陨落并瓦解成渣滓了,他已忘了夜滋长来的恐惧,没扳开电闸,转身向浴室走去,蜷曲在冷水浸泡的瓷缸中痛苦不已。

直到凌晨三点耐不住寒意,钻入空荡的被子,匿入空旷的思想,打开电路,将插着耳机的终端连电,戴好R的一端,他不灵光的小脑瓜想,起码音乐不会像我们忽冷忽热的关系在顷刻戛然而止。

八田很讶异自己听懂了一些曾前几番唾弃、无言以对的情歌,有句他难得听懂的英文“You are everything , when everything breaks down”,一切崩碎,你即一切。还有个被隐没的歌者唱“我来到寂寞边界,爱已失窃,心在淌着血。”笨蛋猴子,你不是喜欢有血有肉么,怎么突然就不喜欢我了呢。

少年间接抽泣着,平素嚣张气焰都化成了灰,在枕头上干耗了整两日。

纵然你是决了心要遗弃我,我不答应。

猿比谷,我记得你拥抱我的衬衫、牵拉我的指关节、吐着变态话的嘴唇和你久视我时才激生火烈的眸子。

所以,猿比谷也不能忘了我,把如此伟大的我忘了,你会后悔。

Chapter3

“八田哥八田哥!草薙先生有吩咐了,你在干嘛啊喂!”镰本肥厚的身体足以挡住整扇门。“叫个头啊,来了。”

八田摇了摇混淆成浆糊的脑袋,想起昨夜眼睫上的泪意未干,心又泛滥着酸汁进而涌现在脸颊一道道盐渍固结的疤痕。

用力搓洗了脸,镰本还是很惊诧何以致八田此般憔悴孱弱,不过想了一会,肯定与那个人有关吧。

街上,伏见换上便装,和另一个男孩子提着行李走过马路。只见橙发小子迅疾踏着滑板而来,眼窝在这几日深邃黝黑了不少。“臭猴子,你要干嘛?这家伙是谁?回去,我给你炖肉,还有炒饭!”八田低吼,将被火燎般说着伏见一时应付不来的傻话,还带着伏见担待不起的乞求神情。

伏见撇过嘴反问“与你何干”。八田如猎狗一般扑倒了伏见,滴血的猩红之眼像是要洞穿和惩罚伏见一生的罪恶。

你不知道,我唯一犯下的罪是恋慕你,而我已得了应有的惩戒。

任由身子被前任放肆捶砸,伏见不吭声。八田终于决堤了郁愤,在爱人肩头释放下三公升咸水,原来这皮囊里的液体还没耗尽啊。

伏见不自觉敷上了八田颓丧的头发来回擦拭,“Misaki,离我远点吧,我们互不需要。”我不值得你悲戚,留在你身边,是对双方的折磨。

八田愣怔着,喉咙涩哑,哭声被一瞬间的温柔噎住,伏见将他扶起坐好,又昂首阔步地走向之前陪同他的男孩,“走吧”。说起来,那男孩极是眼熟,可八田昏暗的视线只在乎一个蔚蓝身影,便也未看旁人。

直到两人搭上计程车,八田喊嚷“你要敢走,老子把天翻过来都能找上你!”伏见回过头,口型明显是一个“滚”字,八田听不清,仅目睹了爱人眼里藏得深切的不舍和积郁。永远不相信你能真心把我踢开。

Chapter4

够了吧。虽说你现在眼里只容得下我,可我目光里已无物装载你的身影。不论胡闹的你,还是贪婪的我,总会互相伤害的吧。我们只适合兵戎相见,抑或是相忘于江湖作陌路人碰肩。

Misaki,我终将毁了你,而我十分不愿。我不想再见你第二三四次无意识的远离,所以还是先让我退出有你的困境,一起就无敌什么的,够了啊。

“可是,怎么就是放不下呢…”困惑中伏见刮滑着机器人的脸,佩戴的L耳机里泻出一句副歌“我受了重伤,已不再对爱渴望…”他不知道,演绎这首歌的歌手与八田所听是一个人。

一礼拜后的Sceptre4,“呀,吠舞罗的八咫鸦!”道明寺双手张开惶恐地惊呼。

“喂,猿比谷去哪了!为什么哪都找不到!”八田日渐消瘦显得凶狠异常。

“他辞职了,好像…去撒哈拉沙漠了…吧。”道明寺安分地回答。

“他带什么人了没!?”

“啊,伏见先生除了你还有谁能寄托啊,不过他临走前嘱咐我订购了一个机器人,和你长得真像。”榎本一边审查文件一边悠悠地说。

八田思绪更乱了,明明厌恶了自己干嘛还找个替代品?每天虐待或指使家务么?明明我放低颜面去恳求你了啊。难道唯我割不破牵绊么。

恍然想到安娜,八田冲回吠舞罗。拽着安娜苍白的小手腕“安娜!安娜!猴子!去沙漠了!会被野兽吃掉!”安娜仍持着面瘫脸,递给八田一赤红的玻璃珠,并告诫“猿比谷其实从未离开,他需要安静地等你们看清彼此的爱。”

怕美咲情商的低谷又塌陷至更底端,复补充“把他追回来。”

玻璃珠里,伏见抱着八田模样的躯壳呓语什么,眼角有颗无人采摘的冰晶,熠熠着哀痛的锋芒。

Chapter5

“伏见猿比古!你个胆小鬼!以为逃到沙漠就能与我划清界限吗!”

“伏见猿比古!你个喜新厌旧的家伙!弃我不顾去守个机器人!”

“猴子…你在哪…我家的灯打不开了…你给我买根蜡烛啊…”

八田美咲捶凿着吧台痛哭流涕,扰了众人思绪。草薙叹了叹气,也没管自己满心怜爱的宝贝,唉,只有纯真的小八田能轻信这种邋遢的谎言呢。

翌日,“十束哥你又有什么馊主意,化妆什么好可怕,万一笔扎到我眼睛或是面部过敏怎么办!”“安啦安啦。不然怎么找伏见君呢。”八田羞红了脸,其实他已不知自己还有没有资本换一个远在天边、情已风逝的人。

乘特快轮船的翔平与安娜已抵达东南部无名的小岛,住在海边的伏见正为八田样式的机器人擦拭面颊,身后是翠色的丛林遮遮掩掩着神秘。

“啧,你们怎么到这来了,看我是死是活吗。”

“猿比谷,我们请你见美咲最后一面。”安娜诚恳道。而伏见噤声,不晓得以何作答,精明的他只有面对美咲时辨不清真相。

荒谬至极,我才刚刚将自己安置妥当,好不容易学会了不惊动爱情,Misaki,你的存在就是不停地打我的脸。

伏见恨不得立即游过大洋,奔赴最后的约。早知如此,当初该继续保护他的。

门咯吱推开,八田已是白发苍苍,脸上的褶皱似栉风沐雨了五十年,瘦削的模样一看便叫人伤心欲绝。八田演技不好,伏见临前的第一秒,他便瞳仁瞪大并光芒四溢,可下一秒,这光转化为泪珠坠亡。

“Misaki,别担心,我会救你…大不了我们埋在一起…”伏见有些哽咽,颤颤巍巍地犹豫出心声。

八田噌地坐起,死缠住伏见脖颈。“我就知道你离不开本大爷,哈哈哈,回到我身边吧臭猴子。”久违的温暖与活跃,但这次是毫无掩藏的欺诈。

伏见大发雷霆甩开了手,恶狠狠地盯着八田花了而露出破绽的脸,“你就这么点出息?!少了我会死?!可笑至极,我根本就是被你耍的小丑吧!八田美咲,这辈子别再让我见你!”

“不…不是这样对吧,你,还爱我。”两人双双震惊,一个觉得自己又被看穿了,一个觉得自己鼓足了一辈子勇气后摇摇欲坠。

“啧,有病。”门又合上了,夜色又躲进没有你呼吸的房间。

欺负我的坏人。我要欺负回来。

Chapter6

八田美咲从未觉得自己如此体贴入微过,即使曾前在一起时也没这般用心过,想到这,他不禁有些亏欠猴子。

伏见终于被宗像礼司留在了s4,一部分原因是没有人能代替三把手的位置,另一部分则是周防尊难得地请求(要求)他这样做。

于是,八田有了富裕的机会去堵在伏见的公寓和上班门前,早晨放在他门口烤面包、煎蛋和一颗草莓味的糖,中午恐吓青服的小喽啰如果不把餐盒递给伏见就砸烂他们的房子,晚上掐好时间来接(偷看)伏见,不论伏见加班到多晚他都拎着各种肉等待,若是伏见睡在了s4,他便潜入办公室给伏见披上自己维腰的衣服。

可伏见有意充耳不闻、视若无睹。

他脑子里回荡着和八田听的同一首歌“这几天这几月这几年我不怀念,这一刻这一分这一秒你在我面前,回忆有多痛,又被发现”,而八田记住的是这首歌的开头“城市有时会变小,小得你背影都装不下”。

八田送来的东西,一些被伏见消化了,一些被他收在匣子里,八田为他披衣服时,手指轻微地顺滑他的头发,点了点他的脸却总也不敢吻醒这装睡的王子。

Misaki,这算怎么回事呢,我已经与你划清界限了啊,你跑过来又想捉弄我么。我不想再承受你在所难免的伤害了,我也不想再瞧见这样作践自己人格的你了。无聊的世界,变无聊的八田美咲,如亡者的我。

直到某天八田没来送饭,伏见竟有些不适应,推掉了刚热熟的速冻食物,瘪着肚子巡逻。骤然间,眼睛穿了毒刺,睁着难受又闭不得。

美咲对另一个男人拍打肩膀乐着,而男人捋了捋他的发梢。如同他们之前那般亲昵。

一个嫉妒之光的暗器隔开了八田和男人,可当八田捡起匕首想呼唤思恋之人时,伏见早溜之大吉,躲进小巷,攥紧的拳头渗出了血,那墙面的涂鸦还铭记着曾经的虔诚:Until death do us apart.

什么才是我的药方呢。什么能打散故事里腐败的你的泡影呢。什么跟什么啊,你别凑过来了…我已经,不对爱渴望了啊。

Chapter7

“臭猴子!是你吧?!别躲躲藏藏的啊,胆小鬼!”

啧,和别人勾勾搭搭亲亲我我,又想得到前任的青睐真叫人反胃。

“啊…估计你又闹别扭了…那是新加入吠舞罗的成员,我带他巡视介绍…不管怎样你伤到了他起码出来道歉啊!…诶,人呢!真怂!”

啧,你把我伤得千疮百孔你诚恳地说一句对不起了么。

“喂,臭猴子,别把我当作…那种…那种,水性杨花的家伙!我早买好食材了,还等你给我过生日呢!”

啧,童贞的你一定面红耳赤了,明明想悄悄给你个赤钻耳钉的,可惜你身上又染了肮脏而不熟悉的味道,那就算了吧。

“笨蛋猴子…你就那么懒吗,懒得再施舍我一寸目光么…‘这种事我不懂啊,别留我一个人,好残忍好残忍,干脆把我的身体撕碎吧,随你喜欢好了…好痛啊好痛…’”

“猿比谷…我的心迷路了啊,你把它丢在哪了,给我找回来放好啊!混蛋!”

少年颓丧地跪在了无情的地板上,一只瘦弱的胳膊勉强支撑着重量,另一只手腕拼命抹着不断如弃雨砸来的泪。那些湿润便这样在阴影中印下一洼洼蒸发不掉的坑,也这样将伏见淋浇得里里外外都是水渍。

“这首是《无心》吧…我听过好多遍…啧,丧家犬一样地到什么时候。”伏见似酝酿着求婚心意的王子,优雅地带着其独有的夜的魅惑及阒寂蹲下来,掰开少年火热又小巧的手,将少年的头温柔却又强硬地摁在肩膀。

“我已经把你的心推到你胸口了,为什么不接受它呢。”

Misaki,生死予我简直是呼吸易事。

人群中,我独惧你身影忧戚。

你真自私,不肯撒手让我逃生。

Chapter8

八田突然踉跄地站起,拽着伏见的袖子便奔向一栋楼的隐晦处,腿脚还未使唤明白,两人因跑得过于匆忙而双双跌倒在潮湿生苔的青砖上。

八田翻身骑坐在伏见腰上,紧接着便是猝不及防的一阵拳打脚踢。身躯与布料擦碰的声音此起彼伏,伏见想这兴许是他注定亏欠八田的,借此把念想断个干净,我应该,也就不会贪图你随意便袒露出的炽热了吧。

“发泄够了么,你这疯狗。”手臂悬在半空,为了不让拥抱的力量摆布了这些日子强行克扣的欲念。

“你这混蛋!回我家包扎伤口再陪我吃饭!”又是不顾旁人意愿地自说自话。

“你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,还要作践自己到什么时候?明明这样的付出已经力不从心了吧,我根本不是你奢求的那个吧,你是失去了痴傻爱你的人而感到没面子吧。”话似箭脱弓,两人皆不再上弦,缄默如死海淹没了你的存、我的亡及沧海无常、桑田无端。

“美咲,抱歉,我很累,再见。”

希望你过得好。

“没有你我怎么会好。”似是自答,又刻意提高音量让那负心的人听得清楚。

这便是默契吧,伏见冲少年苦笑,挥挥手撤退回自己的安全领地。

Chapter9

生日这一晚,八田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放下芥蒂,当然这是吠舞罗众人看来。八田在发表生日感言时表情轻惬却又因奇怪的凝重感而异常别扭,他咳了咳,又用拳头捶了捶胸口,“我八咫鸦,从此只为伙伴而活!”

不知死活的千岁说“恭喜我们的突击小队长迈出失恋困境!”一下子,气氛转为低压的僵局,所有人怒视千岁洋,更有甚者直接踩上他的新鞋。痛呼不断,八田走到千岁身边搭上他的肩“嘛,算什么!我已经说过从此只为同伴而活!”

爱情,大概真的不适合我吧。伏见猿比谷,大概真的是我扛不过去的坎坷吧。如果,如果能决心再吻吻你的脸就好了。

该来的人终究没有来,我想留的,他插翅已逃。

“安啦安啦,小八田,我有给你的礼物哦!”十束从夹克口袋掏出红得乍眼的小盒子,里面是红得像溶了一生复杂情愫的血钻。

虽说十束喜欢摆弄些小物件,但八田总觉得这不像十束送的东西。可这东西熟稔的感觉叫他心悸了几秒。

他怕疼,所以尽管尊重周防等人,也不曾效仿他们打个耳洞,而这个耳钻则十分贴心,是夹在耳廓的设计,夹得不紧可也不会掉。

“这样就够了吧,你给我的温暖,我以这种形式还了。”伏见从终端看到八田戴上礼物,笑靥绽开如向日葵。这份明朗,请容许我藏匿在永夜,珍重一生吧。

三个月了,秋叶铺洒在池塘以及轿车疾驰而过的马路两侧,公园里有旧日恋人各自回味,也有新交的情侣抚慰这受了一夜寒而枯槁的树丛。

八田仍体能充沛地游街串巷,逛游戏厅,在天台上睡觉,只是这种时候他都拒绝陪同,而草薙警觉的洞察力,当然知道百天以来垃圾桶的空安眠药盒是谁撕掉再扔的。

伏见仍工作勤恳,仍认为活着的每天都是惘然,不屑地在上司义正言辞道“吾等大义毫无阴霾”后咋舌,其余时刻把自己关在漆黑的屋子,一旦想起了某人某事,便拿美工刀在破烂的纹身处割上一刀。逐渐那刀痕的数目降低,却次次下手愈深。

Chapter10

有种说法,一个人将一件事坚持21天,这件事就会变成自然的习惯。

那么我应是习惯了无你朝夕相伴的日子吧,不对,应该是倦了没有你的日子,没想到第一次与你感同身受去体会无聊,是以这种窘况。

我试着捏紧鼻子灌入喉咙一盒牛奶,却常忍不住在哽咽中呛个半死。你有没有因谁破例嚼几根青菜吗?即使是这样,你也肯定佯装吞咽又在隐蔽处呕吐个干净。

终于啊…终于地毯上没有了你撰述的令我羞赧的怪癖情话,终于你不再狡黠又转弯抹角地喊我名字,终于我听不到来自你或恼火、或嫉妒的叫骂了,终于我的游戏都换成了单机单线单人战斗,终于我的橱柜再难出现第二叠碗筷,除了你,根本不愿让谁于我心里留宿。

“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。”可你逾了时,我便要不候么?

如此不厚道地推托掉一切过去,如此做冷血的蜥蜴快速爬行而将你置为落秋中的风景,如此拆散L&R的循环,如此一个人盖上你曾为我披的棉毯,我真能解冻自己,安静而舒坦地活吗。

那血钻是你赠我的最后一物吧,我生死将其珍护。若共你在世间的诀别不断归入我的宿命,我自愿栽向这劫,赴汤蹈火。

我有诸多值得敬仰的人,可我只为你另列领地,我最爱的人。

伏见猿比古。


___韭拾柒17








   
评论(10)
热度(7)
小号之远
后缀太长了,不打了
这个号随便发些什么
小号发文
© ちゆき_千厌 | Powered by LOFTER